瑣事瑣言

Tuesday, June 29, 2010

譯:哀歌(一)

誰,如果我呼喊,會自天使的行列
傾聽我?即便是,其中的一位
兀然擁我入懷:我必消弭於他
更強大的存在.因為美無非是
可怖的開端,我們尚能忍受,
我們驚慕不已,因為它閑靜而不屑於
毀滅我們.每一個天使都可怖.
於是我自制着並嚥下了欲出的
隱隱嗚咽.唉,我們還能
依仗誰?天使不行,人不行,
而靈通的牲畜已察覺,
在這被解說的世界,我們
並非安坐家中.也許給我們留下
斜坡上的某一株樹,我們日日
見着它;給我們留下昨天的街道
及一個習慣俗成的忠誠,
它喜歡和我們一起,便留下來不走.
哦還有夜,這夜,當充滿宇宙空間的風
吹襲我們的臉龐──,它不為之眷留,這被渴慕的,
淡然着不再熱望的,費力地走近
那顆孤單的心.那麽它對情人們容易些麽?
唉,他們一起只是互相掩蓋了彼此的宿命.
你還不知道嗎?且將臂間的虛空拋向
我們呼吸着的空間;也許鳥兒會在
更隨心的飛翔中感覺到拓寬的空氣.

是的,或許春天需要你.有些星星
渴求你的注意.過去
一陣波濤湧起,或者
你走過一扇開着的窗,
一把小提琴如傾如訴.一切都是付託.
可你能否擔負?你不總是
因期待而心不在焉,彷彿一切都在
向你宣告着一個愛人?(你想把她藏着,
然而那些大而奇異的想法在你身上
進進出出,還常常於夜裡停留下來.)
但若渴望,就請歌唱愛者;他們
聞名的情感還遠遠未臻不朽.
那些,你幾乎嫉妒的,被遺棄的,你發現
他們比滿足的情人更愛着的.一再重新
開始那從未達致的讚美吧;
想想:英雄長存,即使倒下,於他
也不過存在的藉口:他最終的復活.
但疲竭的自然把愛者們
收回懷裡,彷彿沒有力量兩次
承擔這回事.你可曾好好地想一想
Gaspara Stampa,任何一個不獲被愛者
青睞的少女,在這個愛者的升華了的
身上感到:我可否像她一樣呢?
難道這最古老的痛苦於我們不終將
結出更多碩果麽?難道不正是時候,我們愛着
擺脫了被愛者,並顫抖着承受着:
如箭矢承受着弓,以在全力射出時,
完成比本身更多.因為停留即不在.

聲音,聲音.聽吧,我的心,如此外唯有
聖人聽過:那偉大的呼喚將他們
升離地面;他們還是屈膝跪着,
不可思議,維持着,罔覺:
這樣,他們聆聽着.並不是,你能承受
神的聲音,遠不是.但聽那長息,
綿綿不絶,自寂靜生成.
此時自那些年輕的夭亡者向你傳來窸窣之聲.
每當你走進羅馬或那不勒斯的教堂,
他們的命運不都靜靜地向你訴說麽?
或者一則銘文巍然聳立你的面前,
如新近見於聖瑪利亞福莫薩堂的墓誌.
他們何求於我?輕輕地我要抺去那
不義的表象,它有時會稍稍
阻礙了他們靈魂純粹的移動.

的確,說來奇怪,不再居住在地面上,
不再行使那尚未掌握的習俗,
不再賦予玫瑰,及其他自我承諾的物
以人類未來的意義.
不再是無限焦慮的雙手中,
曾經的那個,而即便自己的名姓
也離棄猶如一件壞掉的玩具.
奇怪地,不再祈望所願,奇怪地,
看着原先相關的一切,如此松散地
飄浮在空中.死着是艱難的
而又修修補補着,令人漸漸地
察覺着一點點永恆.──但是生者
全都有一個謬誤,他們太過涇渭分明.
天使(據說)常常不知道,它們究竟
行走在活人還是死者中間.永恆的洪流
自所有年代滔滔奔湧而來,穿越
兩界並淹沒了其中的一切.

終於他們不再需要我們,那些早逝者,
輕輕地脫離塵世,如緩緩地自母親的乳房
斷哺成長.但是我們,需要如此巨大的
奧秘,常由哀傷得以神聖的進步的
我們──:如果沒了他們,我們可以存在嗎?
那傳說不過說說而已麽?那因哀悼利諾
而起的第一支樂曲曾響徹不仁的天地;
當在這震顫着的空間,因一個幾被供奉的青年
突然永別,那片虛空陷入振盪,
至今迷醉着,撫慰着,幫助着我們.

21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

<< Hom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