瑣事瑣言

Tuesday, December 22, 2009

節譯

我見過死者,任他們離去
並驚訝於他們如此自得,
而迅速於死裡如歸,公正,
有異素日的聲名.只有你,
你回來;掠過我,徘徊不去,
想附上什麽,發出聲響以
揭示你的所在.噢,別取走
我慢慢學得的.我知道;你
迷了途,當你為不管什麽
懷上鄉愁.我們改變着它;
它不在此,它是我們存在的
映像,一旦我們辨識了它.

我以為你走得更遠.苦矣,
正是你,迷途而返,比任何
女人完成更多變化的你.
我們驚愕,因你的死,不,是
你沉重的死如黑暗降臨
我們,將此刻與彼時撕裂:
事關我們;重整一切將是
當務之急,我們不遺餘力.
但是,你自己也驚懼,至今
餘悸未了,於驚懼不復處;
你失卻了你永恆的一角
並重臨此地,我友,在這處
一切未有之地;你茫然地,
第一次,整個兒,失落,恍惚,
無法抓住無盡的自然光輝
如抓住這兒的每件事物;
自那已接納你的循環裡,
有一股不安的無聲的力
將你拉下到可數的時序-:
這一切於夜裡驚醒我,如賊破門.
假如我能說,你不過紆尊
駕臨,出於大度,出於豐裕,
因你那麽安祥,怡然自得,
如孩童四處留連,不畏懼
某處可能有的不測遭遇-:
但不,你祈求.於我,這有如
利鋸加身,教我痛彻筋骨.
責難,將你的幽靈背負的
責難加諸我,當夜裡我縮回
我的肺腑,我的懷腹,以至
我的心最後最深的空虛處,-
這樣的責難也不至殘忍如
你的哀訴.你在祈求甚麼?
說吧,我該遠行?你於某處
是否丟棄了一件東西,它
失落,苦苦追尋着你?是否
要我去某地,你未曾見着,
雖然熟悉如意識的另一半?

1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

<< Hom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