瑣事瑣言

Saturday, June 26, 2010

譯:哀歌(五)

可是,告訴我,他們是誰,這些賣藝者,這些
比我們還更
                    短暫,
很早就被一個不知為了取悅誰的,
永不滿足的意願逼迫着?它將他們絞着,
扭曲着,糾纏着,擺動着,
拋擲出去,又抓回來;他們彷彿自上了油的,
更平滑的空氣跌落到那張破舊的,為他們無數次的
跳躍磨薄了的毡上,那
遺失在宇宙間的毡,
展開如一块膏葯,彷彿城郊的天空
撞痛了那方土地.
而幾乎未能在那兒,
站立着,展示着:那"在着“的
大寫的第一個字母…,然而,最強壯的
男人們,被玩弄着,又再度
在那周而复始的抓拋下翻滾,有如
王者奧古斯特拋弄桌上的鍚盤.


啊,而圍着這個
中心,觀看的玫瑰:
花開,花落.圍着這
花的杵,這蕊,自我的花粉
揚落其上,一再孕育出
厭倦的虛假的果實,從不為他們
察覺的,──裏着一層極薄的假笑的
厭倦,閃閃發光.


那裡:衰頹的舉重者,满臉皺紋,
那老人,如今只能打打鼓,
縮匿在那龐然的皮囊裡,彷彿那裡從前
曾駐着兩個男人,有一個早已
躺在教堂墓地裡,而這一個相比
                     另一個
活了下來,耳已聾,有時還有些
昏亂地,活在那身失偶的皮囊裡.


但年輕的那一個男人,似乎是一個
                      脖頸
和一個修女的兒子:昂然挺拔,
充滿着結實的肌肉和單純.


哦,你們
曾經感受到一種尚輕微的痛楚
有如一件玩物,在某一次他那
長長的復原當中…


你,砰然落地,
那只有果實才知悉的,尚未成熟,
日復一日上百次自那共同構築的
運動之樹(那比流水還迅捷,瞬間
歷經春,夏及秋的樹)
墮下並撞擊到坟墓上:
間或,自你的臉龐一陣愛意
浮現,迎向你那甚少顯露柔情的
母親,卻消失在你的身軀表面,
如漣漪消退,那羞怯的
方現輒止的笑臉…而後再一次
那人拍掌讓你跳下,在你的
不停急促跳動的心臟更清晰感受到
痛楚前,你的腳底涌起
一陣灼痛,而先於那痛楚,
幾滴淚珠充盈進你的眼,
然而,茫然地,
依舊微笑...


天使!哦,拿着它,採擷它,那開着小花的葯草,
找個瓶子,養起它!放在那些仍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未曾
朝我們開放的歡悅中間;用華美的甕裝着,
禮讚它,上面刻着花飾的銘文:
                    "Subrisio Saltat."


還有你,親愛的,
你,為最誘人的快樂
無聲忽略了的.也許,
衣服的褶邊快樂,為你──,
或者,在你年輕
飽滿的胸脯上如金屬閃閃發光的綠色綢緞,
感覺萬千寵愛於一身,無所匱乏.

總於不同方式被放到所有顫動着的
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天平的
沈靜之果,
公然於肩膞間.


哪裡,噢,那個地方在哪──我放它在心裡──
在那裡,他們還久久未能,還自對方
脫開,有如試圖交尾,但未能好好
結合的動物;──
那裡,重物依然沉重;
那裡,自那徒然
旋轉着的杠棒,碟子
搖搖欲墜…


而驟然間,在這艱苦的烏有之處,驟然間,
這無以名狀的所在,這裡,純粹的“太少”
不可思議地轉化着──,變成
那種空虛的“太多”.
那裡,多位數
化為無.


廣場,哦巴黎的廣場,沒完沒了的市墟,
那裡,女帽商,Madame Lamort,
把塵世無休無止的道路,不盡的絲帶
捲繞着,編結着,再從中造出新式的
流蘇,鑲邊,花朵,繡徽,
                  假水果──,全部
都染了虛假的顏色,──以裝飾
命運的廉價的冬帽.


************


天使:或有這樣一處地方,我們不知道,而
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裡,
在不可言狀的毡上,愛者們展現了他們在
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處
永無法做到的,令人心驚膽戰的
高耸入雲的造型,
他們的欲望的高塔,更因
早已不再有地面,他們只是架在彼此
身上的梯子,顫抖着,──如果他們真做到了,
在圍觀着的看客,那無數沉默着的死者前:
那麽,他們會把他們最後的,一直
珍存的,我們所不知悉的,永遠
適用的幸福的錢幣扔到那張滿足的毡上
那對終於露出發自內心的微笑的
愛侶跟前麽?

1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

<< Home